欢迎光临本站!

受不了996,他们选择了躺平,但如今已经后悔

来源:原创    更新时间:2021-06-14 15:14:45    编辑:星谷下载    浏览:55

在互联网行业普遍996的环境下,年轻人“躺平”似乎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正义性。然而,只有真正躺平过的人才知道,重新站起来有多难。

不少躺平的年轻人告诉字母榜&直面派,自己一开始只想休息一到两个月,但人一旦松懈就会越来越懒,什么也不想干,斗志逐渐磨灭,造成求职不断拖延,最后拖成了半年甚至一年以上。

躺平一年零两个月的张宇,现已返回上海找工作,然而他投出的简历大部分石沉大海,好不容易有公司给了面试机会,他却患得患失,害怕面试官问他,“简历上的一年空档期在做什么?”

辗转了无数轮面试后,费尽周折的张宇终于得到了一份offer,上班前,张宇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重新开始,真不知道自己曾经的亏空是否还能弥补回来。”

躺平半年的程璐告诉字母榜&直面派,在不工作的时间里,她完成了不少大学时都做不到的“人生欢乐清单”,每天睡到自然醒、吃米其林、追各种剧和小说。然而,这种闲适的代价是两个月就花光所有存款,之后的生活全靠父母供养——不止程璐,对这些长期躺平、失去收入来源的年轻人来说,啃老是常态和必然。

           

不仅如此,当意识到空虚,打算重新工作时,程璐发现,自己的职业计划已经被打乱,之前积累的工作能力彻底退化。躺平已久的她现在只希望找轻松事少的工作,然而期望工资也只有躺平前的一半。之前的职业积累全部作废,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如果她还能站起来的话。

另一位躺平的年轻人陈月,已经丧失了去大城市的野心和勇气,毕业时她还梦想成为一名美妆领域KOL,在家里躺平大半年后,她打算听父母的话,在家老老实实考公。

这些年轻人刚开始可能只是躺平,但一段时间过去后,他们的状态就变成了躺倒。躺倒意味着直接停止工作成死机状态。

躺平是一面危险的深潭。对于这些躺平者来说,躺下容易,但不知不觉之间,生活的浑水就已经漫过口鼻,惰性与惯性使得他们起身异常困难,最后变成温水里的青蛙,离曾经的梦想越来越远。

躺平是一种选择,年轻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但也必须承担每一种选择必须付出的代价。很多年轻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躺平的代价,可能并不比奋斗低,往往倒是更为高昂。

直面派采访了5位刚毕业就选择躺平的年轻人,以下是他们的躺平经历的口述实录。

A

程璐,女 23岁,

不工作半年

存款两月花光,靠啃老生活

我19年从广东省一所211大学毕业,毕业来到深圳,几个月后又到了北京。抛去找工作、搬家休整等时间,严格意义上工作只有大半年,这半年里换了两份工作,第一份在深圳,工作是短视频编剧兼导演,刚毕业比较拼,所在团队还做出了两个小爆款。

来到北京后,我被一家社交大厂录取,工作内容是广告投放和短视频编导。

这个工作极为琐碎,一入职后就给我拉到了十几个媒介对接群,早上一睁眼,就是各种工作群的消息振动,最忙的时候,我需要同时在6个群里发消息,下班后还要占用我不少时间,晚上11点还要筛选短视频。

           

周末出去跟朋友玩,也随时处在紧张状态,生怕领导临时布置什么任务。

到了去年年底,我的部门换了上司,这个上司“新官上任三把火”,也学着某大厂搞大小周,下班时间从过去的七点延长到十点,工资不仅没涨,工作量更是直接翻了一倍。

也是去年年底,我发现自己月经不准,今年1月,我提出辞职。

辞职后,我同时追4个电视剧,看3部小说,完成了不少大学都做不到的“人生欢乐清单”,还花了几个小时吃了辞职前心心念念的米其林二星,这在过去根本不可能。

上班几个月来的存款,裸辞后我仅用2个月就花完,从4月开始,为了应付一个月3000的房租,我朝父母借钱,跟他们承认了我的现状。

他们虽不满意,希望我回家考公,但在我表示强烈反对以后,他们还是往我银行账户打了1万块钱,毕竟他们不可能看着我饿死。

刚开始躺得确很快乐,但时间长了,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悠闲的生活节奏,完全不能接受996或高强度的工作。

而且长时间的躺平,短视频编导能力明显退化,我发现自己没有了创作灵感,好不容易培养的工作经验几乎抹零,一切又回到了刚毕业的原点。

现在我对工作的首选条件是不压榨人、下班早、双休。作为代价,薪水方面不会奢求,过去在大厂996时,我的月薪是1万还有13薪,现在重新找,估计找一个6000能缴足五险一金的都难。

B

陈月,女 24岁,

躺平7个月

一想到写字楼就发憷

从传媒专业毕业后,我找到一家MCN创业机构的工作,老板是95后,很年轻,但脾气也很暴躁,工作大半年,因为对业务的理念不合,我跟老板吵过无数次架。

最后一次,因为我的问题,搅黄了公司一单生意,老板一气之下约我喝茶,直接提出辞退我,我也是个情绪化的人,第二天就收拾东西走人。

我算了一下,工作时期,我有五位数的存款,能支撑我3个月不工作,看到网上都说自媒体赚钱,我也想做自己的自媒体,于是我撤离北京,准备回家做视频博主。

本来,在我的计划里,每天早起花几个小时写文案、下午露脸拍摄、晚上剪辑。

但实际上,在家根本没有任何效率可言,温暖的大床、随时可以吃水果和零食,随时玩游戏,甚至家里的猫猫都能影响到我。

就这样随便折腾了3个月自媒体,什么水花都没有,辛辛苦苦几天做出的视频,只有个数位的点击量,1000多的粉丝还是在某宝上花几百块买的,每天心情都非常差,我经常失眠,甚至在抑郁的边缘。

           

长时间这样,我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里:身体越来越差,心理越来越丧,人越来越老,偶尔周末出门跟朋友见面,朋友们都说我的状态很不好。

在家做自媒体没有希望,算是报复心理,我决定给自己来一段假期,做自媒体有多拼,躺平就有多放纵。

我干脆直接停更了所有视频,开启躺平模式:玩手机玩到凌晨2点,早上10点起床,晚上跟爸妈出去跳广场舞,周末跟朋友逛逛老家景点。

最初只给自己设置了2个月的休息期,结果不知不觉躺了7个月,但人一懒下来,想要调整回到奋斗状态就很难了。

每到月初我都提醒自己是不是该返回北京,一打开招聘软件,还有各种HR发来对话要求查看简历,但由于惯性,就是不愿意去面试,甚至一想到大城市的写字楼大厦都有心理阴影。

仅在躺平一年前,我还是那个充满干劲、一天可以穿梭面试好几家公司也不嫌累的打工人,现在斗志全无,连招聘软件都不想打开。

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也许再过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听父母的话在家考公,成为我当初最不想成为的那群人。

C

吴涵,男,24岁

多次考试应聘失败后躺平

“感觉自己就是社会前10%人的NPC”

我是三本毕业,从大学开始,我就屡屡受挫。

大二面临一次转专业机会,和舍友一起去面试,我成了被淘汰的那个;考研没考上,错过了校招;毕业后,去一家心仪的单位面试完三轮后,面试官PUA我没有工作经验,最后连个回复都没有。

学历低,勉强找了一家小公司做运营,工作内容不喜欢,更要命的是当时的高管,整天爱在我的工位附近转悠,让我有种回到高三被班主任盯着的感觉,难以忍受的我,仅上班3天就跟领导提出辞职。

裸辞后,我先在家躺了一个月,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后来在父母逼迫下,考过代课老师、考过几次公务员也纷纷失败,都是笔试差了十几分。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我越来越消极,但我又不想将就着找一份不喜欢的工作。

所以,即使毕业两年,我的简历也是一片空白,当同龄人都陆续考上公务员或教师,或者已经在某个行业扎稳脚跟,只有我还是拿考试当幌子,一直无所事事。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能做什么,各种考试和面试失败以后,我选择躺平。

           

表面上,我跟家人电话谎称还在考公复习,但实际上,我很久没有翻开过教材,每天在出租屋里,大部分时间就是玩游戏、刷短视频,肾上腺素的分泌,能让我暂时忘记生活的压力。

躺平不会让人变得更好。关闭游戏页面以后,我又回到了那个自卑、脆弱的自己。

我本来就不爱社交,毕业后慢慢与朋友断联,曾经的朋友只能在朋友圈动态默默点赞,躺平以后,社交对象更是只有外卖小哥和爸妈,现在和陌生人说话都紧张,更别说去找工作面试了。

我知道自己这样极不正常,但也没有动力脱离这种状态。

感觉自己就是社会前10%人的NPC,认清了自己大概率碌碌无为平庸的一生,不再想各种宏大规划之类,考公是我现在唯一的出路。

D

张宇,男,24岁

不工作一年零两个月

“尽可能地降低欲望”

工作的意义是什么?搞清这个问题之前,我真不想工作。

二本土木专业毕业以后找了一家企业,后来才知道这份工作是临时工性质,属于劳务派遣。

没工作之前,公司称工资是年薪8w,后来发了工资才知道,8万是单位的用人成本,也就是公司缴纳的五险一金等也会算进去,最后发到手每个月只有3700元。

3700块的工资,我可以忍,我甚至可以忍受公司每天N多个人把自己当出气包,但后面公司拖延发工资,没钱交房租时,实在忍不下去。

           

工作到第九个月果断离职,心灰意冷的我不想再找工作,刚辞职时我全身只有300块存款,为了生存,我开始了低欲望的生活。

我卖掉了在大学的一些手办和书,除了吃饭和房租等刚需开支外,我放弃了所有的烧钱爱好:不买新衣、不逛淘宝,每天就是打游戏和逛论坛。

我也不再吃外卖,开始自己买菜做饭,一天的支出不超过20块钱,连续几个月的晚饭都是白粥配咸菜。

躺了3个月后房租到期,如果续约的话要涨500元,我实在熬不住,就回了东北县城老家。

我家并不富裕,父母亲都是个体户,已经退休,每个月领着不到两千的退休金,我目前没收入,母亲不断催我找工作,我总是说下一个月就找,但重度拖延症总是让我一拖再拖,一转眼一年时间就过去了。

今年6月回到上海找工作,由于在躺平期并没有谨慎地思考人生,所以我还是没有想清楚以后职业发展之路该怎么走。

面试了一堆工作,连刷单这类的我都接触过,最终选择了一家给出7000工资的公司,HR是上海本地人,面试时姿态高高在上,一副爱来不来的样子。

我宁愿蹲两天桥洞子,也不想跟这个HR呆在一间办公室,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选择,迫于生存,只能低头。

E

小北,男,28岁,

新媒体行业,间歇性躺平

一切还停留在刚毕业的状态

我毕业5年来,辗转多个一线城市,广州、上海、北京……陆续换了六七份工作。

我的工作换得非常勤,最长的时间不超过1年,在不同的自媒体机构辗转。

反正大城市的房子够不着,老家省会的房价也涨到1万,我没有买房结婚生子的欲望,更喜欢享受当下。

新媒体这一行非常累,一碰上热点,熬夜写稿都是常态,所以每逢工作转换期,我就要给自己放个2个月左右的假,去新疆吃大盘鸡、飞到上海看国际电影节、跟好久没见的朋友玩剧本杀,或者宅在家追完想看的剧。

           

对比身边人,在大厂的朋友,失眠掉发胃痛,我一个发小甚至多次病倒住院,只有自己还是保持着在学校差不多的状态。

我觉得一个人要想过得幸福,就是两点,要么进入残酷社会各种卷,要么降低心气,减少欲望,我就是典型的后者。

我赚钱的目标,就是为了早点退休躺平,既然如此,我为何不随时就躺平呢?

不过,随时躺平的另一面是,虽然已经毕业好几年,我的存款依然很少,当同龄人纷纷开始结婚生子,步入人生下一阶段的时候,我依然一个人异地漂泊,一切还停留在刚毕业的状态。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