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华为确定卖掉X86服务器业务,复制荣耀独立之路

来源:原创    更新时间:2021-08-07 05:32:57    编辑:星谷下载    浏览:92


根据今天在网上大量关于“华为被传将出售自己服务器业务线”的消息,虎嗅先后联系了华为和英特尔官方,得到的回复均是“不予置评”。

不过,我们找到了解这笔交易的多方信源,已经得到了确定性结论——这笔交易为确凿信息,不过,华为将会出售的是X86服务器业务线,已经找到买家;且马上就会官宣,还会就此进行业务线架构调整。

此外,华为的潜在买家也浮出水面——苏州国资委,以及浪潮和新华三等以前的服务器市场竞争对手。但两位消息人士均表示,前者目前是可能性最大的买家

“这件事本质上跟荣耀被出售非常像,而荣耀出售的原因基本都清楚。总之,其实都是需要依靠国资得到持续输血。而出售之后的业务会保持独立,也能在零部件供货进以及技术方面获得一些解决方案。” 一位匿名人士告诉虎嗅。

           

华为X86服务器,目前华为的服务器业务线主要有两条——一个是以英特尔X86架构为基础的服务器产品,另一个是以ARM架构为基础的服务器产品线。

而这次要卖掉的,是前者。

一位熟悉华为服务器业务的人士告诉虎嗅,原因其实大家都非常清楚。两年来华为在芯片相关产品的研发、制造及进口,都受到清单的严重阻碍;而英特尔的X86架构服务器也难以幸免。

因此,早在2019年,内部就已经意识到需要放弃这块业务:同年9月20日,华为智能计算业务部总裁马海旭曾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表示,华为将在条件成熟时退出服务器整机市场,以更好地发展鲲鹏生态

另一边,也是在2019年,华为高调推出了基于arm架构的数据中心高端处理器——鲲鹏9200,主要搭载这款芯片的则是华为自己的三款泰山服务器(当然,由于arm架构在国内的使用也受到很多限制,目前大部分公司都在使用V8架构,而国外已经过渡到V9架构),此后,这款服务器和鲲鹏的名字总会出现在大大小小华为客户的活动上。

而从2020年中旬开始,华为鲲鹏事业部的相关技术专家更是多次公开讲解和演示“将代码迁出X86架构”的好处与方法。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就在1周前,包括Data Center Dynamics等外媒报道,华为在俄罗斯建立了第一个使用Arm技术的数据中心,该数据中心由华为智能计算系统部门建造

文章曾引用华为的话表示“能够提供x86架构的替代方案,但数据中心目前却是由基于ARM加购的泰山服务器搭建,后者搭载了海思研发的鲲鹏920处理器”。

一位熟悉服务器业务的匿名人士告诉虎嗅,鲲鹏架构的产品是他们的核心产品,绝对不可能卖:

“X86服务器和Arm架构服务器在华为内部隶属于两个部门,重要等级也完全不同。

arm架构的产品华为肯定是不会卖的,算是华为的核心产品之一,华为庞大的软件王国,包括自动驾驶、华为云等等都是围着它转。

而X86服务器其实没有什么华为自己的核心技术,他们的产品和国内一些公司比没啥超过太多的地方。”


鲲鹏920处理器,使用台积电7nm工艺即便是搭载arm架构鲲鹏处理器的服务器,毫无疑问也在制造等流程上受到出货限制。譬如有华为服务器一位竞争对手公司销售人员告诉虎嗅,因为华为的服务器能拿订单但却迟迟出不了货,连带他们的产品供应也受到了影响。

“很诡异,华为的服务器供不了货,有订单也没用。然后很多部门转而要我们的产品,导致我们订单量增加也供不出货。”

信创市场,侧面突击

根据IDC发布的2020年全球X86服务器市场份额,价值5375亿元的市场:华为排名第五,收入约为256亿人民币。这个成绩与2019年同类收入相比,几乎持平;比2018年略有下降。


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戴尔、HPC以及浪潮。毫无疑问,在国内,华为、浪潮、联想以及新华三等中国整机供应商的服务器产品,主攻的是信创市场。

根据中国电信2020年的服务器招标结果:他们共订购5.6万台服务器,其中79.4%产品的芯片来自于英特尔,而华为海思的鲲鹏服务器芯片和海光服务器芯片合计占19.9%的份额。

但在2021年,据公开信息显示,中国电信5月更改了一版服务器采购名单,华为名字消失在更改后的名单里;而中国移动的服务器采购名单今年也没有华为的名字(据称鲲鹏被嵌在部分服务器厂商整机产品里)。

针对这个结果,虽然2021年6月,有媒体援引华为服务器代理商的话指出,华为服务器并不缺货,而是因为全球芯片价格上涨导致价格浮动较大。但是,这在信创市场并不是一个充分的理由。此外,“退出整机市场”似乎也与华为自己搭载了鲲鹏处理器的泰山服务器业务相悖。

很明显,目前华为基于Arm架构的服务器(鲲鹏)仍然处于投入阶段。虽然靠这个产品线拿到了一些信创订单,且有华为云业务的强力助推。但收入方面,有行业人士认为,不足以与以前X86架构服务器业务收入相比。

不过他认为,“华为X86服务器产品线被卖”这件事本身,不会过多影响华为在信创市场的影响力,也暂时不会影响X86架构仍然占主流的服务器上下游产业链。

当然,从华为角度来看,他们攻占信创市场的策略,其实早就从“硬”转向了“整包”和“软件”,符合他们在2019年暗示的“鲲鹏生态比卖整机”更重要的态度。

举个例子,在江宁开发区无线谷二期新成立的“华为沃土工厂”,就承包了为开发区企业做的全部数字化转型服务(工业互联网、智能电网、绿色智能汽车、人工智能、5G应用创新五个方向),有行业人士称5年总包订单超过2个亿。

而华为发力软件,也已不是什么秘密(这半年来在汽车市场的动作还不能说明什么吗)。从2018年华为开始整合“计算与云”产业群,再到2020年将Cloud&AI升至继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外的第四大BG。就足以看出华为围绕一些关键硬件技术来缔造软件帝国的野心


今年上海车展,北汽极狐的“华为 inside”华为在服务器整机市场遭受的业绩打击早已成定局。不过也有人称:“服务器销售虽然国内市场较大,毛利率一直较为微薄,上有强势垄断的CPU,内存和磁盘厂商,下有回款周期长的信创客户。放弃整机虽然收入缺失,但往上抓住更有话语权的芯片之核,似乎是更明智之举。”

数据中心市场“易主”加速?

就像上面所说,虽然这件事暂时不会对X86服务器架构的产业链造成巨大影响,但我们不能忽视这股“干掉数据中心霸主英特尔的愿望正在全球变得越来越强烈”的诉求。

华为等一流科技企业大力呼吁并开发基于arm等其他架构的服务器,显然会加速基于Arm内核CPU的崛起,让拥有绝对势力的传统x86 CPU产品面临一定威胁。要知道,英格尔的数据中心市场业务收入,已经连续下滑了三个季度。

我们曾在《5只百亿半导体巨兽诞生》一文中指出,2020年苹果用arm架构处理器替代英特尔CPU时的轩然大波,也涉及到了数据中心市场的变革——

Linux之父 Linus torvalds曾解释过ARM服务器一直没有打开市场的重要原因——开发者希望在云上运行与自己笔记本上相同的代码。因为代码都是在X86笔记本上编写的,而不是在手机上

采用ARM架构的M1笔记本电脑被认为很可能是数据中心市场发生重大变革的催化剂。因为苹果即便在个人电脑市场的份额只有8% ,但这家公司笼络到的全球软件开发者比例却近30%。

           

2020年12月,彭博报道微软也在基于arm架构设计数据中心服务器芯片

华为卖掉X86服务器的举动,也许源头是迫于无奈,但两年来对服务器架芯片架构研发和建立生态层面的愈加重视,从长期来看,则是打破数据中心市场长年核心技术垄断的唯一破局方法。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