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特斯拉将宁德时代送上了“C位”

来源:原创    更新时间:2021-06-30 12:16:43    编辑:星谷下载    浏览:130

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特斯拉签订协议,将在2022年1月至2025年12月期间,也就是未来四年,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具体的采购情况特斯拉以订单方式确定,最终销售金额须以特斯拉发出的采购订单实际结算为准。

未来,特斯拉旗下的Model 3、Model Y等车型将会使用来自宁德时代的电池组。

           

宁德时代股价再创新高,盘中股价一度达到519.60元/股,总市值突破1.2万亿元。截至收盘,宁德时代股价报收508.51元/股,涨幅达2.96%。成为A股中第一家跨进万亿俱乐部的科技股。

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以来,宁德时代的股价如同坐上火箭,总市值由0.23万亿元上涨至1.18万亿元,涨幅超过4倍。

6月29日,中金公司对此合作评价称,宁德时代此次与特斯拉的协议较之前合作力度更大,考虑到公司下游需求超预期,上调宁德时代的盈利预测,并将目标价调升9%至600元人民币。中金还上调了宁德时代2021-2023年的盈利预测10%、25%和8%,分别至110亿元、200亿元和267亿元。

东吴证券近日发布研报称,维持宁德时代买入评级,目标价格为607.5元。其评级理由就包括:与车企的战略合作协议系绑定电池产能,能解决电池供应瓶颈,确保产能不受限。

另外,中金分析师曾韬等在报告中指出,此次协议未约定中国市场,意味着宁德时代将以配合特斯拉全球市场供应为契机,推动产品加速走向全球。全球需求提振下,宁德时代远期全球市场份额有望达到30%以上。

这是两家头部企业的再次握手。对于已经站上万亿市值高位的宁德时代而言,与第一大客户特斯拉的深度捆绑,不仅关乎该客户带来的电池装机量,更是一张突围海外动力电池市场的重要门票。

二次“牵手”

据悉,2018年,马斯克在签署特斯拉上海工厂落地协议时,曾秘密会见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不过双方未达成实质性协议。

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二人再度会面,用40多分钟敲定了合作意向。

2020年2月,一份合约让新造车和动力电池的两家头部企业真正走到一起。彼时,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签订《Production Pricing Agreement (China)》,拟于2020年7月至2022年6月期间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

据此合约,宁德时代为特斯拉在上海生产的Model 3供应电池。2021年初,特斯拉推出Model Y后,双方的合作范围也有望进一步扩大。

今年6月25日,在该协议的基础上,双方又签订了上文提及的合作框架协议《Production Pricing Agreement》。协议约定宁德时代计划在未来四年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有分析认为,前后两份合作框架协议的区别在于去掉了“China”,预示着本次供货协议将覆盖全球。

双方的合作进一步深入,其实早就有预示。

6月3日,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宁德时代计划在上海新建一家大型动力电池厂,提供特斯拉在全球范围内一半用于电动汽车和屋顶储能的电池。

有传言称,上海工厂年产能将达到80GWh,而宁德时代现有产能为69.1GWh,并有77.5GWh产能在建中。

另外,宁德时代日前发生的“乌龙事件”也与特斯拉有关。近日,有自称是宁德时代员工的人员爆料,宁德时代强制经理级别员工购买特斯拉Model 3,有员工称公司推出购买特斯拉的优惠活动,是为了清掉“电池有问题”的特斯拉库存。

宁德时代则表示,没有质量问题,也没有强制购买。“关于员工购买特斯拉是公司为推行全面电动化,以优惠价格鼓励员工购买电动车,没有强制,也不限于特斯拉,包括其大部分供货的品牌。称此活动已持续三年,去年是在国庆节期间。”

“绑定”加深

不论乌龙事件如何,特斯拉和宁德时代的关系都在进一步绑定。

宁德时代2021年Q1财报显示,公司面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占当期应收比例为41.08%,公司主要客户为大型境内外车企。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面对第三和第四大客户的销售额差距不大。

           

而据世纪证券,按装机口径计算,2020年特斯拉为宁德时代第三大客户,而到2021年第一季度,特斯拉一跃成为最大客户 。

           

双方的绑定加深,不仅在于特斯拉跃升为最大客户。更关键的是特斯拉是宁德时代突围海外动力电池市场的重要门票之一。

此前,宁德时代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蒋理曾表示,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的合作不局限于国内。新合约或许就是双方的动力电池合作走出国门的开始。

公开数据表明,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装机量上已经处于C位。2020年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车型有效目录共有6800多款车型,其中宁德时代配套动力电池的有3400多款,在全部动力电池厂商中占比最高。

宁德时代在全球动力电池竞争中的优势也在进一步扩大。

据韩国行业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最新数据,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电动车电池能耗为47.8 GWh,同比增长127%,宁德时代一季度的大幅增长为主要推动力。

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同比增长320.8%至15.1 GWh,市占率从2020年全年的25%再度扩大至31.5%,而其最大竞争对手LG化学以及松下的市占率则分别下降至20.5%和16.7%,松下市占率一年内下降近10个百分点。

但高处不胜寒,宁德时代仍然需要面对海内外不少竞争对手。

在海外,有LG化学等企业虎视眈眈;在国内,比亚迪已经对宁德时代构成了威胁。去年3月,比亚迪发布了基于磷酸铁锂材料的刀片电池,并逐渐从自用开放给第三方车企。

因而,此时与特斯拉加深绑定,对宁德时代而言,无论是对动力电池装机量,还是进一步提升海内外市场竞争力,或许都存在一些好处。

“C位”挑战

虽然本次是特斯拉的电池合约将宁德时代送上C位,但这家万亿市值的公司,在新能源领域的地位已经十分稳固。

作为全球头部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不仅为特斯拉等新造车代表供货,还与奔驰、本田等传统车企合作。国内新造车三家企业也选择了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

韩国新能源分析机构SNE统计称,宁德时代已连续四年在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排名中居于首位。就在2020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全球装车量为34GWh,市场份额接近四分之一。

随着新能源板块的火爆,这家幕后巨头从去年开始走向台前,获得资本关注。例如,在2020年清仓蔚来后,高瓴资本就转而重仓宁德时代,认购了100亿元的定增。

股价飙升的宁德时代,也受到更多投资者的关注。5月21日,宁德时代还接待了33家机构投资者共54人的调研,其中包括大型公募基金、外资机构以及券商资管等。这些机构投资者们关心的话题,主要在固态电池发展、公司三大战略方向以及光伏领域的布局等方面。

被外界认知的不止有宁德时代,其董事长曾毓群也屡次跻身福布斯富豪榜的前列。

截至6月28日上午11点半,福布斯富豪榜的实时榜单显示,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身价达到447亿美元(约合2888亿元人民币),位列全球第30位。这是他首次进入榜单前30名。

而就在5月初,曾毓群成功问鼎香港首富。他以345亿美元的身价,动摇了被“李氏家族”霸榜20余年的香港首富榜,个人财富一度超过李兆基(321亿美元)和李嘉诚(344亿美元)。

彼时,曾毓群在全球富豪榜上的排名升至全球第42名,而今他已经突围进前30名。

一年之内,宁德时代多次出圈,在一、二级市场备受关注。作为A股第一家万亿市值的科技公司,宁德时代在C位上又能矗立多久?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