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对话雷军:WPS与微软的竞争 是一个以弱胜强的故事

来源:原创    更新时间:2019-11-18 20:18:07    编辑:星谷下载    浏览:301

金山办公成功在科创板挂牌上市。金山软件董事长、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出席上市仪式并发表致辞。

雷军表示,金山办公是坚持的胜利,从1988年金山创办到今天,WPS走了整整31年。从1999年以金山办公为业务主体准备上市算起,到今天足足等了20年。WPS和金山的历程,就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

对话雷军:WPS与微软的竞争 是一个以弱胜强的故事


雷军在与我们记者等对话时表示,当年WPS在微软和盗版的挤压下,一度非常窘迫,差点放弃,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

关于如何与微软这样的巨头公司竞争,雷军表示,首先不能够害怕,如果你不去试,你可能一上来就输了,当你试完以后,这些对手还是无比强大,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今天金山办公和微软的竞争其实就是一个以弱胜强的故事。

“金山办公能够做这么大,我们要感谢移动互联网,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比微软走得快,一个新机会新赛道我们走得比微软快,因为我们公司比他们灵活,反应快。在这个竞争里面第一个要相信坚持的力量,等待一些时间点,主要是坚持了这么多年而且遇到了移动互联网,我们把握这个机会比对手快。”雷军说。

谈及准备单独拆分上市的金山云,雷军表示,金山做云服务挺不容易的,当年九死一生,但是在2012年、2013年就坚定的选择了云服务,当时在金山这家公司,要在云服务市场愿意花十亿美金是很难的决定,决定了以后金山为此专门开了董事会、股东大会,而且形成了一个正式的文件在推进云服务,因为自己害怕做了一半不做了。

雷军说,做金山云背后的动因,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在每个阶段里面,金山骨子里的这种不服输,力争上游的这种心态是金山在每个阶段里面都在往前走的原因。”

以下是本次对话雷军的主要内容:

谈科创板:是中国经济巨大红利

提问:现在科创板上面已经申请上市的包括乐新科技、万钢股份等很多背后都有您的身影,大家觉得您是非常泵共的天使投资人,选择公司来讲哪几个是重要指标,大家称您是IPO割草机,上市公司特别多,有什么指标吗?

雷军:我觉得我们创办小米的时候,就是希望用互联网思想重新武装中国制造业,帮助整个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小米用资本的力量在推动整个智能制造和高端制造的不断提升,所以说我们选择的投资对象就是对小米战略上有帮助,并且在所处的领域里有硬核科技,能够对中国制造业有非常大影响力的这些公司。所以过去两年时间里面小米产业基金选择了一批优质的高端制造、智能制造企业进行大规模的投入。其中谁也没想到科创板今年开板,也给小米和这些公司一个很好的出口,两年前我们准备这个计划的时候是用十年二十年时间来看,我觉得科创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偶然,我们帮助中国制造业,推动中国制造业进步的这种决心是从小米创造那天就开始了。

提问:科创板对于金山办公包括对于小米这种创新类企业来讲意味着什么?

雷军:科创板我们已经上了三家,加上金山办公是第四家,还有一家已经过会。科创板这个时候开板对于今天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更需要创新引领的时候,我觉得是一个巨大的红利。这次金山办公五月份申请,六个月下来就能挂牌,我觉得有效的促进了真正有创新力的优秀的公司迅速挂牌上市,有了足够的资金能够持续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大好事。

谈金山办公未来战略:全球化和企业服务

提问:金山办公的WPS也是经过了一层层迭代,2014年的时候广告推广和产品使用授权是主营业务收入的两大块。去年办公服务订阅增长非常快,已经形成了三分天下,您觉得这块将来的发展迭变,将来的趋势和战略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雷军:我觉得对于WPS来说,未来的发展方向:

第一,全球化。今天在全球市场上我们WPS的月活跃用户已经突破了一亿人,我希望我们还能进一步推进WPS在全球化的发展。

第二,进入企业服务市场。相对来说我们的WPS的确有很多中小企业的客户,但是基本上还是中小企业在满足他们个人需求,我们怎么样更好的满足企业的需求,这是我们下一步发展的方向。

提问:上市前一天晚上和葛总、求总你们聊了什么?

雷军:我觉得第一个谈的比较多的就是这个过程中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包括有几次我们都差点放弃,但是说实话求总和我还都挺坚持的。不是一个准确的商业决定,如果是商业决定的话可能已经放弃了,所以大家就觉得回顾起来有时候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一群人坚持搞了三十多年,都换了好几波人了,大家还能够有这样的追求有这样的梦想,其实挺不容易的,所以昨天谈的更多的是我们历史上的一些往事。

谈管理金山:不吃老本,包产到户

提问:当时2011年,决定把事业部拆分为子公司,这个决定是什么东西触动了你,让你做这个决定?

雷军:大家知道2011年开始创办小米,金山董事会一直劝我接金山,可是我已经在创办小米,这个东西我觉得我同时经营两家公司,我觉得我没这个能力。所以我一直在拒绝,后来求总他们经常找我谈心,谈心的频度已经超过了我去管这个公司的时间。后来我们小米几个合伙人商量了一下,说要是这样还不如直接管了得了。

今天的问题就是怎么样创业小米的过程当中管一家上市公司,而且这家公司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所以说我就在想我到底应该管,第一我没有时间的情况下我应该管什么,怎么管,这摆在我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命题,我不可能像全职CEO去管金山,那我应该怎么管,我当金山董事长,一上来股票涨了很多,但这会造成一个误解,小米的投资人也疯了,一周以后小米宣布说我们在干小米,咣铛金山股票又跌到两块多,弄的我挺难看的,这个时间段里面,我面对一个困难,没有时间,把一个有二十多年历史有很多困难的公司经营好。

所以第一件事情化繁为简,关停并转。先确定我们的主业是什么,凡是和主业无关的想各种方法全部拆掉,半买半送,各种事情都干了。我们处理这件事情没有引起社会上的任何反响,把所有无关业务都停掉了,重新聚焦三个业务,WPS、毒霸、西山居,这是第一条关停并转。

第二条包产到户,如果我没有时间管,是不是要找信任的有能力的人让他们管,把他们的利益和公司利益高度绑定,把金山集团变成一个控股公司,而不是一个经济实体。其实我就当了个董事长,董事长只要管好、文化、人、战略就行了。

既然是包产到户,比如说我为金山毒霸找了傅盛,还有葛珂团队和邹涛团队,成为了三个CEO,我们设计持股制度的时候,我们还有一条做的挺好,我们这几个团队他们,大家还都掏了点钱,我和他们说如果一分钱不出的话,你能理解,很容易觉得是送的,送的东西就不珍惜。我们设计了很好的架构,让他们自己掏一部分钱,公司借给他们一部分钱,让他们成为公司的拥有者。我觉得葛珂、邹涛他们当时压力还是巨大的,毕竟你掏了那么多钱,如果没经营好这也是一个压力。

但是今天回顾的时候再想他们掏的钱可能是象征性的,当时他们觉得是很大一笔钱。像早期的小米,大部分的员工都掏了钱,掏钱和不掏钱在初期对中国人还是有本质差别,很多人掏钱以后觉得参与感完全不同。

第三条,确定以增长为核心,然后转型移动互联网。2010年小米开始去KPI,2011年回金山把利益考核指标去掉了,要做正确的事情,保持业务的高速成长,利润是随之而来的。当年金山的利润是靠省吃俭用获得的,当年WPS营业额,我都忘了,他们说2011年还是2012年才开始过一亿营业额,才开始有点微薄的利润,我说这些利润我们全部放弃了,我要求的是“月对月成长”,我当时提的是每个月环比成长10%,我说互联网就是按月成长,别说按年成长,要保持高速成长。

第四条是放水养鱼,把KPI去掉。让大家做正确的事情,松绑,然后战略转型,还有和他们说腾龙换鸟,我们得做新的事情,做金山云,把钱腾出来,要做面对未来的事情。你今天看我们拥有了WPS,是1988年干的,毒霸,是1997年家的,西山居是1995年干的,我们干的事情都是二三十年前干的,能不能干点未来的事情。

仔细想想金山这么大的规模,在2012年、2013年决定了投十亿美金做金山云,我觉得绝对金山云是靠不怕死冲出来的,金山的规模要扛住云服务的巨额投资是不可思议的,当时我就说我们的业务不能全是过去的业务,不能吃老本,我们当董事长要做面对未来的事情,金山很早期开始大规模投入云服务,而且不管不顾。

谈金山云:当年拿出10亿美金做云很不容易

提问:金山集团里面出现了猎豹移动、西山居、金山办公各种各样新的东西,金山作为一家31年的公司不断开出新芽,很多公司上市之后大家都没有激情了,为什么像金山和小米上市之后有更多的激情和动力,你有怎样的心得和感悟?

雷军:是。我觉得刚才我们谈到技术立业和创新引领,这个话听起来都很虚,最最重要的当你志存高远的时候,你肯定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像2011年我做董事长以后,第一件事情,我们怎么样面对未来十年,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方向是什么。2012年、2013年金山就提出来最重要的方向是云服务,当你志存高远的时候,你有和别人不同的追求,你的追求不仅仅是说衣食无忧或者财务自由,你就想我们怎么样跟上时代的发展,冥冥之中所有的选择都和你的使命和追求是相关的。

回过头来讲,做云服务挺不容易的,九死一生,但是我们2012年、2013年坚定的选择了云服务,而且当时算了一下我们能出十亿美金,金山这样的一个公司,在云服务市场里面愿意花十亿美金其实是很难的决定,而且决定了以后我们为此专门开了董事会、股东大会,而且形成了一个正式的文件在推进云服务,因为我害怕做了一半不做了,这个东西也很要命,我觉得为什么能够持续,在每个阶段里面,金山骨子里的这种不服输,力争上游的这种心态是金山在每个阶段里面都在往前走的原因。

金山在每个阶段里面都启用了很多能干的人,也和人才系统是配套的,我们做金山云的时候运营找了一波很优秀的人,做移动互联网当时找了傅盛这波人,我们不断在吸纳人才,而且总体来说回顾一下金山这种历史悠久的公司,人是非常稳定的,或者相对稳定的,和别的企业比,稳定度要高很多。所以选择的时候,你在吸纳人才包括尽量留住人才之间金山也在找平衡点,原来稳定现在更稳定,后来我们觉得不行我们还是从外面找一个人进来,怎么样留下来怎么样用好,这里面核心还是使命牵引。

比如说我当了董事长,我不能吃老本,这些东西都是我接手的时候别人已经做好的,我们还得做点新的东西,我相信每一代都是这样。

谈组织迭代:小米金山要年轻化

提问:一个企业一个组织和一个个人不停的在升级或者迭代,升级迭代是很痛苦的过程,不管从金山还是从小米或者从个人来说,你的印象当中升级迭代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雷军:升级迭代里面最痛苦的还是换思想,尤其是我们经历了从信息产业向互联网转型这个阶段,我觉得对人的思考逻辑、思考方法是一个巨大挑战,包括组织形式都是一个巨大挑战,今天在整个互联网转型过程当中还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昨天晚上我们谈的最多的是当时准备上市, 2001年的时候,当时是想在国内上市,我们利润不足,我们把IWS,互联网软件砍了,做WPS。我们当时这个抉择居然放弃了今天来看是最有前途的方向,但是选择了WPS做了一个更长远的事情,因为当时资源很有限。

说实话如果有一个更有经验的人指导我们一下,可能我们当时就不上了,或者不追求在国内上市了。当时为了追求在国内上市,没有利润不行,所以迭代最重要的就是迭代思想和思路,我觉得这个是最难迭代的。

为什么你看到我们一代代都在引入新的人干新的事情,我们原有的人全部换思想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包括我们自己能不能跟上也都是个事儿。这两三年无论是在金山还是在小米,我都在提年轻化这个话题,怎么样培养年轻干部,怎么样用更多的大学生,怎么样让他们快速的在现有的舞台上崛起,我觉得年轻化是一个大话题。

谈与微软竞争:是个以弱胜强的故事

提问:金山作为一个民族软件排头兵,你们怎么和微软这些巨头公司竞争的时候你们也很痛苦,怎么生存下来做大做强,和巨头公司竞争的心得,包括和苹果和三星的竞争,怎么看和巨头的竞争?

雷军:我觉得首先不能够害怕,直面这些巨头的时候如果害怕一怯场基本上就输光了。我觉得金山在那些年里面是以卵击石,但是我觉得梦想还是要有的,如果你不去试,你可能一上来就输了,当你试完以后,这些对手还是无比强大,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其实我觉得今天金山办公和微软的竞争其实就是一个以弱胜强的故事。其实我们今天能够移动互联网这么大,我们感谢移动互联网,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比微软走得快,一个新机会新赛道我们走得比微软快,因为我们公司比他们灵活,反应快。在这个竞争里面第一个要相信坚持的力量,等待一些时间点,主要是坚持了这么多年而且遇到了移动互联网,我们把握这个机会比对手快。

提问:之前参加了阿里29年的庆典,阿里说要做一个102年的公司,金山有没有想过做一家百年老店。

雷军:这个问题上搞不好我们走在阿里前面,本质上我们是比阿里早一个时代的公司,我们是八十年代创办的。

金山已经经历了31年,经历了几个时代,不知道大家对31年有没有什么概念,金山在信息产业领域里面已经是爷爷辈的公司,今天看到的很知名的,都比金山晚了一代,一个31年的公司,经历了几个时代,从PC到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今天还这么活跃的公司其实不多见,已经反映了金山的这种持续作战不断与时俱进的基因和能力。

未来能不能做到百年我们不知道,但是已经做了三十年,在未来三十年里面WPS上市应该是一个浓墨重彩的开局。当然我们期待金山云能够尽快成功上市,因为制度好,我们每个业务做的还是不错的。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