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满帮正式登陆纽交所:市值超200亿美元

来源:原创    更新时间:2021-06-23 04:09:30    编辑:星谷下载    浏览:107

      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于6月22日晚间以“YMM”为证券代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正式成为“数字货运第一股”。

满帮在本次IPO中总计发行82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承销商另享有1237.5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鉴于在发行过程中备受投资者青睐,满帮每股19美元的发行价亦位于发行区间顶部。

值得一提的是,满帮现有股东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有意以IPO价格认购价值1亿美元的ADS;而景顺投资(Invesco)则有意以IPO价格认购价值5亿美元的ADS。

在IPO发行的同时,满帮亦同步进行私募配售(Concurrent Private Placement, CPP),安大略省教师退休金计划(OTPP)和阿联酋主权财富基金Mubadala分别认购价值1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

可以说,四大国际顶级投资机构的加码和入局,一定程度上亦证明其对满帮长期价值的认可,以及对中国这一全球最大公路运输市场的看好。

以此发行价计算,满帮满帮本次上市募资总规模将超20亿美元(若执行“绿鞋机制”),IPO市值则超208亿美元。

满帮董事长兼CEO张晖在上市仪式现场表示,从成立的第一天开始,满帮就是在无人区探索不曾有人探索过的土壤。未来,公司要把创新的基因延续下去,不忘“让物流更美好”的使命,给行业带来温度,对行业群体充满善意,“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企业的时代。”

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通过技术驱动持续提升运营效率

成立于2017年的满帮由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而来,现已搭建了一个连接货主、卡车司机以及其他行业参与者的生态网络,为用户提供货运及相关增值服务。

灼识咨询的报告显示,按2020年平台总交易额(GTV)计算,满帮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满帮平台的规模效应正日趋明显——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货主加入满帮的生态,卡车司机随之拥有更好选择、更少的空车里程以及节约更多时间,并获得更多收入;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卡车司机加入网络,运力增加,货主同样可以实现更低的成本以及更高的服务质量。

此外,基于货主和卡车司机的规模越来越大,金融机构、保险公司、加油站运营商、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等行业内其他玩家亦更加愿意加入到满帮的生态中,并提供更多增值服务,而这同样可以反哺满帮吸引更多的货主、卡车司机和行业参与者加入平台,形成良性循环。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满帮已覆盖全国超300座城市、累计线路超10万条。

2020年,满帮全年GTV为1738亿元,累计完成7170万笔订单;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的GTV为515亿元,同比增长108.0%,履约订单数则同比增长170.2%至2210万。

用户数据方面。2020年12月,满帮的货主MAU超过130万,较2019年增长42.2%,2021年3月约140万名货主在满帮平台发布订单;在2020年中,超过280万卡车司机在满帮平台完成货运订单,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总量的20%。

另外一组值得关注的数据是,2018年第四季度在满帮平台的活跃货主中,63%在2020年第四季度仍保持活跃。换言之,满帮平台的用户留存较为可观。

当然,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能力同样是驱动满帮平台持续增长的重要因素。

关于前者,基于物流基础设施的构建,满帮在2020年12月的平均货运匹配时间为13分钟,较2019年12月提高了44.3%,且由于物流基础设施的智能化,满帮预计2020年帮助减少了33万公吨的碳排放;关于后者,截至2020年12月31日,满帮的研发团队由924人构成,从货运匹配、定价和导航等维度提升运营效率。

财务数据方面。2019年和2020年,满帮的营收分别为24.7亿元和25.8亿元;毛利润分别为10.8亿元和12.6亿元,毛利率则从44%提升至49%。

值得注意的是,满帮2020年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实现盈利,全年净利润为2.81亿元。

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的营收为8.67亿元,同比增长97.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净利润为1.13亿元,同比增长324.4%。

数字货运平台的渗透率将在2025年达到18%

全国性网络的搭建为最大竞争壁垒

灼识咨询的报告显示,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公路运输市场,2020年的市场总规模为6.2万亿元。其中,整车和零担运输作为最大的细分市场,2020年的规模为5.3万亿元,并预计到2025年进一步增至6.5万亿元。

事实上,中国公路运输市场现仍存在诸多痛点:高度分散、复杂且效率低下;运输主要按需安排,信息高度不对称。目前,在偏远的物流园区,货主和卡车司机的配对都是在线下配对,运输订单杂乱无章地写在黑板上,谈判过程大多通过电话或当面进行。

这就意味着,通常情况下,货主需要要花几天时间才能找到一个卡车司机;且必须经过多层中间商,导致成本上升。此外,定价不透明,交易是盲目进行,没有充分保护货主或卡车司机的利益。

同时,由于信息的高度不对称,卡车利用率受到限制,卡车司机往往需要花上几天的时间寻找下一批货物、或者前往物流园区寻找下一批货物,而物流园区通常距离上一批货物的目的地超过50公里,造成里程、燃油成本和时间的浪费。

当然,货主和卡车司机之间缺乏标准化的协议和信任,导致经常发生纠纷,进而无法完成交易或延迟付款,进一步伤害了行业内的信任和效率。

而在移动互联网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推动下,货主和卡车司机对在线、标准化和数字解决方案的需求不断增加,进而催生了各种数字货运平台,2020年年初的疫情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带动数字货运平台的应用。

这里需要指出的一点是,数字货运平台起初仅仅是帮助货主和卡车司机能够在线获取有关货物和卡车的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数字货运平台已经用标准化和数字化的解决方案取代了传统的线下物流园区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数字货运平台的渗透率正在快速增长——2020年数字货运平台的GTV在公路运输市场总额的占比约4%,而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提升至18%。

从行业竞争的角度来看,数字货运平台的核心壁垒主要可分为以下5点:一、拥有全国性的网络,较区域性的平台更易于满足货主和卡车司机的需求,而搭建一个全国性的网络往往需要大量的时间和数据能力;二、货主和卡车司机在平台上的活跃度;三、具有综合解决方案:不仅要在平台上可以完成在线交易,还需要提供可促成交易的增值服务;四、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数据分析等先进技术的创新与应用,以不断提升效率和服务质量;五、品牌声誉:鉴于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安全和信任在行业中颇为重要。

显然,对于满帮而言,中国这一全球最大公路运输市场中的数字化机会仍然较大,在今晚成功完成IPO后,或将进一步释放头部效应和积累品牌美誉。

           

红杉、光速加注7轮,云锋早期进入

在看到趋势后找到最好的团队

自2013年运满满成立、2014年货车帮成立,以及2017年两者合并成为满帮至今,已累计获得包括软银、红杉中国、全明星投资基金、光速、高瓴、云锋基金、襄禾资本、GGV纪源资本、CMC资本、老虎环球基金、钟鼎资本、金沙江创投、元生资本、腾讯、Baillie Gifford等数十家国内外知名机构的投资。

作为早期进入的最大外部股东,IPO前持有满帮7.2%的红杉中国,自2015年投资满帮前身之一运满满开始,连续7轮加注。

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回忆称,在那个O2O近似疯狂的创业年代,服务O2O迅速进入到出行、餐饮、美业、汽车、家政和旅游等各行各业,货运这个充满江湖味道的传统行业也借着O2O的风口开始接触上了互联网。不到1年后,车货匹配的创业企业大大小小有了50至60家;到了2015年年底,相关创业公司更是已经有200多家。“如何从中找到最好的团队成了比相信趋势更难的事情。”郭山汕坦言,2014年12月,红杉中国向运满满发出TS。

事实上,自2015年开始,O2O迅速降温,车货匹配行业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融资变得艰难。

郭山汕表示,运满满在2015和2016年的融资比想象的艰难。“那段时间我们除了讨论方向和业务,主要就是相互鼓劲。有一天晚上,我收到张晖微信发来8个字——战略忍耐、死磕交易,他经常这样自我鼓励,永远充满信心。”

2017年8月,运满满和货车帮的管理层和主要股东开始探讨合并可能;经过90天的谈判,两家近10亿美元估值的公司完成合并。

在郭山汕看来,为了实现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双方管理层和股东都做了让步和牺牲,也保护了筹码、信任和团队的青春。

同样完成对满帮7轮投资的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于2013年亦在上海郊区的物流园发现了货运物流行业信息不对称、空驶率高、运力利用率低等痛点,因此安排了一次南京的出差,在运满满最早的办公室与张晖、以及天使投资人王刚聊起了这个创业项目。

韩彦透露,在那次与张晖、王刚的交流中,三人达成一个共识:这个极其分散、非标准化、市场空间巨大物流行业,或许可以用互联网技术来解决行业痛点。如果能在线上把全国的货运卡车连接起来,推动物流行业的升级变革,这是件有巨大势能的事情。

在从南京出差回来后不久,光速即向运满满抛去了橄榄枝,并在2014年成为运满满A轮融资的唯一投资方,同时也是运满满最早的机构投资人;而自2014年开始,光速中国、光速美国和光速全球基金在满帮后续的融资中持续追投。

“张晖的感染力来自于他对未来的描绘,且深信不移;到今天,张晖一直都在专注地把有价值的信息提供给用户,并把这个事情做深做透。”韩彦说道。

2015年,云锋基金也开始关注整车车货匹配领域,并深度扫描了行业内用户数较高的近10家车货匹配平台。

在云锋基金看来,车货匹配平台不同于其他互联网平台,它对于线下地推和运营能力要求极高,同时改造成本和速度也非常取决于团队脚踏实地打攻坚战的能力。基于这样的判断,云锋基金选择了兼具强地推经验(阿里中供铁军出身)以及非常懂得识人、用人的张晖及其团队,并在2015年领投运满满C轮融资,后于2020年继续投资满帮集团。

云锋基金指出,张晖是一位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这是他们最看重的一点,“张晖带着理想主义进入传统物流行业并深耕多年,有着为这个行业提升效率的强大决心。正是这份坚信和坚持,让运满满一路走到今天,这也是创业者身上必须具备的愿景力,能把一切看似不可能变成可能。”

此外,张晖带领满帮积极为社会创造价值,譬如新冠疫情初期满帮第一时间跟武汉当地政府联系,动员平台上的司机运输紧急物资,“这也体现年轻一代创业者对社会责任的承担和履行。”

           

坚持提供更便利服务、更高效链接的初心

持续用科技赋能中国物流行业

2016年12月,襄禾资本重金领投运满满的新一轮融资——彼时,在城际物流行业竞争激烈、格局不清晰,投资人普遍对其潜力尚未充分认可的情况下,襄禾团队跑了15个省18个城市的物流园进行一线的实地走访了解,对城际物流行业的未来和竞争格局做出判断,在那个运满满的关键节点上认可并投资了张晖及其团队。此后,一直到满帮IPO,襄禾资本每一轮都持续加码。

鲜为人知的是,在2017年两者合并过程中,鉴于张晖和王刚是曾经的上下级关系,同时又涉及到商业,有些问题上不方便直接沟通,襄禾资本创始合伙人汤和松就成为“中间人”,从各自不同角度出发,帮助他们沟通;结合汤和松之前的投资并购经验,以及多年的好友关系,汤和松与王刚深度讨论各种方案,最终促成了两家公司的合并。

这一轮融资中,GGV纪源资本同样入局。在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看来,货运物流市场过去是一个低效、传统的市场,满帮通过移动互联网让信息更扁平化,通过App直接使货源匹配到司机,解决了传统线下物流行业货源短缺、价格虚高、投诉率高和货运流转低效等问题,利用智能物流提高了资源整合效率,提高了供需双方的匹配速度,极大地优化了物流行业。

符绩勋认为,对满帮的投资也让GGV更加重视产业互联网的前景,“产业互联网让产业更加高效和扁平,就像一个凝聚点,将各行各业都纳入其中,让企业得以从信息、资金和物流的孤岛中联结起来,使得企业和行业发展的未来有了更多可能性。”

谈及对满帮上市后的期待时,作为满帮2020年11月17亿美元融资主要领投方、现满帮重要机构股东的高瓴合伙人黄立明表示:“6年前开始,高瓴就投资了满帮集团合并之前的前身,并在此后满帮的发展中五轮跟进、长期陪伴。高瓴始终相信,科技创新的目的是普惠所有人与行业。所以我们非常高兴的看到,通过持续不断的技术创新,满帮以数字化的方式深刻改造了万亿级货运行业,而驱动这一变革发生的是满帮团队为这一传统行业、为其中万千从业者提供更便利服务、更高效链接的初心。期待满帮作为行业领导者继续引领科技货运行业的发展,创造更大价值。”

CMC资本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陈弦表示:“在我们2017年投资运满满的时候,行业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和资本市场一度的不认可,但我们相信通过互联网平台方式解决车货匹配难题,提高物流效率,是在真正解决用户的核心痛点和需求;满帮通过赋能广大物流从业者,持续推动行业降本增效,减少信息不对称,提供增值服务和保障,真正打造了用户信赖的货运综合服务平台。用科技赋能中国物流行业仍然还有很大想象空间,非常期待满帮未来的创新和表现。”

钟鼎资本合伙人尹军平表示:“从我们2015年领投满帮前身到今天,满帮从车货匹配工具、到网络货运平台、再到网络货运生态,其商业模式持续迭代升级,成长迅速;上市对公司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通过在司机与货主端的渗透,不断扩大公路运输供需两端的用户规模,已具有一定的品牌效应与聚合效应,形成了平台增长飞轮;我们相信面对三万亿的整车运输市场,满帮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郭山汕表示:“在陪伴运满满和满帮7年的时光里,我们深刻感受到了团队非比寻常的斗志、坚持和忍耐;也感谢运满满和货车帮的创始团队和股东经过多年共同努力,创造了全球领先的智能货运平台,期待满帮未来能创造更大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

韩彦表示:“在这个重度细分又传统的行业,互联网的渗透率比其他产业更具挑战;过去8年,满帮建立了一个连接起数百万货主和卡车司机的庞大生态系统,未来我们期待满帮能够不断创新,持续推动中国公路物流的变革。”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