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8900万砸向Soul,米哈游盯上了社交Metaverse

来源:原创    更新时间:2021-06-19 03:25:17    编辑:星谷下载    浏览:79

      社交软件Soul App所属公司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Soulgate inc.),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新的招股书文件。

招股书显示,Soul拟定发行价格区间为每份ADS(美国存托证券)13到15美元,计划发行1320万股ADS(行使超额配股权前),并同步进行私募配售(CPP)。Soul App享有198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最高融资金额超过3亿美元。

其中,Janus Henderson inverstors以及博裕资本拟合计认购8000万美元的ADS。同时,米哈游将出资8900万美元参与私募配售,每股价格与IPO发行价相同。

值得提出的是,天眼查App显示,6月1日博裕安华(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生工商变更,新增上海米哈游天命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莉莉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为合伙人。

前后不过2周左右时间,米哈游的动作不可谓不快。

此前竞核在揭秘米哈游Metaverse布局:组建AI“逆熵”团队,自研Avatar,探索脑机接口一文中提到,米哈游正悄然布局Metaverse,包括组建AI科学家逆熵团队;自研Avatar鹿鸣(助力构建UGC平台);探索脑机接口。但还是缺少了社交这重要一环。

有行业人士开玩笑道:“一个是变不了现的社交元宇宙,一个是宅男的虚拟空间。”

此番联手Soul,似乎也透露出米哈游要尽可能收集Metaverse各版块碎片,打造“魂玉”的决心。

Soul与Metaverse有什么关系?

从本质上来看,Soul与探探、陌陌等主打约会和聊天的社交App别无二致。Soul则辩称“不是约会软件”,愿景是打造可持续的年轻人社交Metaverse。

当下Metaverse概念火爆,蹭热度的公司不在少数,这也应该是创立于2016年的Soul最初无法预测的。

           

诚然,关于Metaverse还没有清晰的定义。按照Roblox官方的说法,一个真正的Metaverse应该具备八大要素:身份(虚拟身份)、朋友(社交)、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文明(虚拟文明)。

巧合的是,Soul通过为用户构建脱离现实世界的虚拟身份,以社交追求自由表达、身份认同和沉浸体验的理念,与Metaverse核心元素较为吻合。

这或许也是Soul自称“社交元宇宙”的缘由所在。

从基本玩法上来看,Soul用户先通过“超萌捏脸”给自己创建一个虚拟形象,然后完成一份深层灵魂鉴定题明确自己属于“哪个星球”,给自己打上个性化的引力签。

后续,用户可通过关系推荐引擎等Soul开放性产品功能,迅速找到可能懂自己的人,又或者在广场、群聊派对或游戏房间中轻松开始交流。而这些正是Soul的独特之处。

与传统社交App相比,Soul满足了用户在不同场景下的社交需求,同时不受现实身份、年龄、长相、社会地位、以及地理位置等条件限制。

           

例如Soul不支持真人头像设置,这就让很多用户摆脱了“外貌焦虑”的社交。根据灵魂鉴定题明确的人物个性、所属星球,以及凭借关系推荐引擎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等,都是在将用户现实世界中的情况与虚拟定位脱离开来。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圈子”问题。如果我们把社交比作“大圈子”,那么Soul在其中扮演的就是一个“小圈子”,同时是高度自由的。

对于Metaverse来说也是如此,很多人认为,Metaverse应该是现实世界的一个镜像。而Soul能解决的是,帮助Metaverse中的用户提供新身份、新人设以及社交等。

Soul的想象空间有多高?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Soul与Roblox有着共通之处。

对标Roblox提出的元宇宙八大特征,Soul能搭上边的是“身份、朋友、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包括创建、分享内容,将现实世界中的业态搬到虚拟世界中等等。

例如,Roblox有虚拟演唱会,Soul也会卖汪峰的新歌;Roblox中有Robux(虚拟货币),Soul也有Soul币等。形式虽有差异,但理念一致。

           

但在文明、沉浸感方面,Soul显然存在不足。你可将“陌生人社交”视为Soul的产品特色,但不是当做一种文明存在。沉浸感方面,Soul虽然有构建人设,但在具象化上还差着一大截。

毕竟在当前阶段,视觉才是大脑信息的主要来源。

回归实际,Soul的财务数据并不好看,甚至被很多人戏称为“一个是变不了现的社交元宇宙”。

根据Soul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营收为4.98亿元,同比增长604.3%,净亏损4.88亿元;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2.38亿元,同比增长259.8%,净亏损3.83亿元,该季度整体毛利率为86%。

巧合的是,Soul所缺少的正式米哈游所擅长的,反过来也是如此。

凭借《原神》在全球市场一炮而红,米哈游成为“被Metaverse”,或者说是“欲Metaverse”的重大目标。公司旗下《崩坏》系列和《原神》都有着较为成熟的世界观和玩法,构建Metaverse文明体系和虚拟世界沉浸感,或许会比一般公司容易上手些。

当然,这并不是说米哈游+Soul=Metaverse。

Epic创始人Tim Sweeney曾表示,Metaverse并不是一个公司能做的事情,不是一个公司的产品或者收入来源。它是一种大众参与式的媒介形态。而且,社会也不会允许Metaverse被一家公司垄断,就像互联网不可能被任何一家公司垄断一样。

           

正如很多人认为国内最有可能实现的Metaverse的或许是腾讯。这并不是说腾讯个体能力有多强,更在于腾讯兼容的能力。

值得提出的是,IPO前,腾讯为Soul最大的外部股东。腾讯通过Image Frame Investment (HK) Limited持有Soul 75807291股A类普通股,持股占比49.9%,拥有25.7%的投票权。

甚至有人将腾讯对Soul的持股解读为“腾讯在继投资Epic、Roblox后对Metaverse全真互联网的重仓”。

NVIDIA创始人兼CEO黄仁勋则认为,Metaverse实际上是一个被很多人共享的虚拟世界,连接着我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

这个虚拟世界有真正的经济,每个人都有一个真正的化身,你可以和你的朋友在虚拟世界里交流,同时几乎能感觉到就在彼此身边。

而这背后,需要资本、科技、人文共同来塑造。这或许也是米哈游重仓Soul的原因所在,也是其Metaverse伟大愿景的重要一步。

米哈游Metaverse布局

米哈游总裁蔡浩宇曾直言要打造“十亿人生活的虚拟世界”。

这并不是虚言,甚至米哈游布局Metaverse的速度有些超乎想象。

前不久,竞核独家获悉,目前内部已组建米哈游研究中心(逆熵工作室),负责人刑骏博士。截至2020年年底,规模大概在10人左右。

我们认为Metaverse元宇宙是指以AR/VR/MR、AI、Blockchain三大技术为核心,由诸多共享基础设施、标准和协议打造的数字化宇宙。它跟物理世界并非割裂彼此孤立,而是相互融通。

在三大核心技术中,AI能让Metaverse元宇宙自生长,提供提供大规模、永续性、自生长内容。随着算法不断进化如Deep Learning(深度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强化学习),未来一定会实现内容自生长(有序)。

这或许正是米哈游组建AI科学家团队的原因所在。

“逆熵”工作室首次公开露面跟脑机接口项目息息相关。

今年3月4日,米哈游与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协议中提到,双方将结合各自在信息技术领域和医学临床研究领域的优势,共同建立”瑞金医院脑病中心米哈游联合实验室“。

           

一般而言,脑机接口主要应用在医疗康复领域。除此之外,脑机接口也被视为新一代游戏交互的主要入口。换句话说,脑机接口直接跳过了物理硬件载体,进入人机共生时代。

“希望未来10到30年内,能够做出像《黑客帝国》《头号玩家》等电影中那样的虚拟世界,并能够让全球十亿人生活在其中。”  米哈游CEO蔡浩宇曾分享到。

如果说脑机接口是Mateverse交互的终极形态,AI为Metaverse元宇宙提供技术底座,那么UGC平台无疑最佳的过渡型产品,典型如Roblox。

去年11月,在2020年虚拟引擎技术开放日上,米哈游CEO刘伟进行主题分享《鹿鸣和UE的那些事》。

竞核在《揭秘米哈游Metaverse布局:组建AI“逆熵”团队,自研Avatar,探索脑机接口》(点击蓝字复习全文)一文中解释过,本质上鹿鸣工具跟UGC创造平台实现目的一致。

简言之,即提供交互式内容供给侧的生产效率,以无代码、UGC的方式让创意得以实现。

如果未来米哈游推出类Roblox平台,大家也可以用平常心来对待。毕竟,鹿鸣工具成熟后,向引擎转,往上搭积木形成UGC平台非常便捷。

如今,米哈游的Metaverse基建又多了Soul这一社交“黏土”,“Oasis 绿洲”能否早日完工?值得期待。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